夫妻俩人刚开业 因欠债被追债只能关门

   |    2020年1月8日  |   个人案例, 企业债务, 委托合同, 收债新闻, 法律咨询, 法院案例  |    0 条评论  |    22

深圳追债公司

公司欠钱,债权人起诉到法院。法庭审理时,深圳追债公司与债权人发现该公司实际控制人既不是法定代表人也不是股东,眼前这个法定代表人从来没见过。法定代表人黄崇辉也有憋屈:“我投了20万元,从当老板第一天起,就天天应付各种追债。”
今年44岁的湖南人黄崇辉称,希望自己的经历能给准备创业和投资的读者提个醒。
“我的老板梦做一晚上就醒了”
“我没想要回投资,如果能尽快脱身自然最好。”13日下午,自称是璧山区一家机械厂法定代表人兼总经理的黄崇辉,致电重庆晚报24小时新闻热线966988说,他在一个小卖部准备买醉。“我不敢回家,不敢面对年迈的母亲,很可能一回家就会有人在追债。”黄崇辉说,他真的想结束后半生,但他不能丢下家人和朋友。
一个多小时后,就在他投资的这家公司外,重庆晚报记者见到了黄崇辉:西装、衬衣,挺着啤酒肚。他打趣称:“我看上去还是个老板,对不?我的老板梦做一晚上就醒了。”
“我的公司我一次都没进去过”
黄崇辉开了一辆力帆车,车上布满尘土。前一晚琢磨着怎么找律师应对一连串官司的他,一夜没睡好。天还没亮,他就出门了,要去走访有实力的机械加工厂,希望对方能接手他投资的这家公司。
“今天已经跑几百公里了,下乡进城,能想的办法都想了,但还是没有用。这些债务,严格上讲,真的和我一点关系都没有……”黄崇辉说。
眼前的厂房面积有上万平方米。黄崇辉说,自己名下的公司叫重庆龙际机械制造有限公司(下称龙际公司)。这些厂房不是自己公司的,他们只是租赁了其中很小一部分做厂房。但从投资当上股东和法定代表人至今,他连厂房钥匙都没有,他的工厂一天也没有开工。“说来好笑,我的公司我一次都没进去过。”
厂房大门紧锁,留下一些纸条粘贴的痕迹。黄崇辉仔细一看,“怎么2月份就查封过?我真的是太大意了!”实际情况是,2月份封条是工厂自己封的,最近一次是今年9月璧山法院查封的,如今依然在查封有效期内。
“送的股份怕你不珍惜,还是拿点钱来买”
黄崇辉说,今年7月,一直在等待创业机会的他收到一份惊喜。同样从事机械制造的刘琴给他说,自己准备转向,打算把名下的龙际公司交给一个有能力的人来打理经营,希望他接手。
“此前刘总在业界口碑不错,虽然和我没有深交,但谈吐间觉得很耿直。”黄崇辉说。刘琴告诉他,可以先送一些股份给他,让他当法定代表人和总经理,等经营上路赚了钱,再送一些股份给他。
“不仅送股份,还承诺如果我亏了钱,她无条件把股权收回去,不需要我承担损失。”黄崇辉说,“以股权激励挖人才,这是商场惯用手法。我确实有自己出来干的打算,就答应了。”
“我想自己有技术还能拿订单,只要盘过来让我打理,很快就可以上路。”黄崇辉说。随后,刘琴对送股份一事改了口:“送的股份怕你不珍惜,还是拿点钱来买,百分之二十股份,你出20万元。”黄崇辉说,他了解到,该公司注册资本500万元,实缴80万元。自己出20万元占百分之二十股份也不错。
黄崇辉称,当时自己手里没有这么多钱,他又找了个朋友。“我出10万元,朋友出10万元,我帮朋友代持公司股份。”黄崇辉出示了一份股权转让协议给重庆晚报记者看。上面显示,刘琴将其持有公司百分之二十的股份,作价20万元转让给黄崇辉。
“山里娃奋斗20多年,终于成老板了”
据了解,黄崇辉与刘琴的个人版股权转让协议,在8月4日签署。当天黄崇辉就支付了6万元。8月9日双方又签署了一份公司版股权转让协议。8月10日,黄崇辉给刘琴支付了剩余的14万元股权转让款。随后,双方在工商部门办理了法定代表人更换登记手续。
“后来我才知道,办理工商登记的同一天,刘琴将她和女儿剩余的百分之八十股份,转让给了她的姐姐。”黄崇辉说。
就这样,黄崇辉成为公司老板,“虽然只有百分之二十股份,但说好由我来管理。”黄崇辉说,他确实被兴奋冲昏了头脑。整个签字过程,没有任何深思熟虑,更没有严格审核合同,也没有实际考察公司真实情况。
签协议的当晚,黄崇辉破例给老母亲打了电话,让母亲在家弄点好吃的。他要庆祝一下,终于有了属于自己的事业。
“山里娃奋斗20多年,终于成老板了!”黄崇辉说,他老家是湖南省永州市一个偏远山村。“小时候家里穷,学习成绩也不好,早早就进入社会打拼。”黄崇辉说,自己17岁就开始到工地上帮工,修水渠、盖楼房,什么活他都干。2000年来到重庆并接触机械加工。
熟悉他的璧山当地一位机械制造厂老板告诉重庆晚报记者,记忆中,黄崇辉从学徒干起,因为踏实肯干又爱钻研,厂里老技术员都愿意教他,他也一步步成长为厂里骨干。投资这家公司前,黄崇辉在另外一家工厂做总经理,月收入1万多元。
“我成了替罪羊和冤大头”
8月17日,也就是到工商部门办完法定代表人更换登记手续后的第二天,黄崇辉开着他的那辆力帆车,西装革履去上班。“当然也带了工作服,第一天我还是想从一线生产抓起。”黄崇辉说。
公司欠钱,债权人起诉到法院。法庭审理时,债权人发现该公司实际控制人既不是法定代表人也不是股东,眼前这个法定代表人从来没见过。法定代表人黄崇辉也有憋屈:“我投了20万元,从当老板第一天起,就天天应付各种追债。”
今年44岁的湖南人黄崇辉称,希望自己的经历能给准备创业和投资的读者提个醒。
“我的老板梦做一晚上就醒了”
“我没想要回投资,如果能尽快脱身自然最好。”13日下午,自称是璧山区一家机械厂法定代表人兼总经理的黄崇辉,致电重庆晚报24小时新闻热线966988说,他在一个小卖部准备买醉。“我不敢回家,不敢面对年迈的母亲,很可能一回家就会有人在追债。”黄崇辉说,他真的想结束后半生,但他不能丢下家人和朋友。
一个多小时后,就在他投资的这家公司外,重庆晚报记者见到了黄崇辉:西装、衬衣,挺着啤酒肚。他打趣称:“我看上去还是个老板,对不?我的老板梦做一晚上就醒了。”
“我的公司我一次都没进去过”
黄崇辉开了一辆力帆车,车上布满尘土。前一晚琢磨着怎么找律师应对一连串官司的他,一夜没睡好。天还没亮,他就出门了,要去走访有实力的机械加工厂,希望对方能接手他投资的这家公司。
“今天已经跑几百公里了,下乡进城,能想的办法都想了,但还是没有用。这些债务,严格上讲,真的和我一点关系都没有……”黄崇辉说。
眼前的厂房面积有上万平方米。黄崇辉说,自己名下的公司叫重庆龙际机械制造有限公司(下称龙际公司)。这些厂房不是自己公司的,他们只是租赁了其中很小一部分做厂房。但从投资当上股东和法定代表人至今,他连厂房钥匙都没有,他的工厂一天也没有开工。“说来好笑,我的公司我一次都没进去过。”
厂房大门紧锁,留下一些纸条粘贴的痕迹。黄崇辉仔细一看,“怎么2月份就查封过?我真的是太大意了!”实际情况是,2月份封条是工厂自己封的,最近一次是今年9月璧山法院查封的,如今依然在查封有效期内。
“送的股份怕你不珍惜,还是拿点钱来买”
黄崇辉说,今年7月,一直在等待创业机会的他收到一份惊喜。同样从事机械制造的刘琴给他说,自己准备转向,打算把名下的龙际公司交给一个有能力的人来打理经营,希望他接手。
“此前刘总在业界口碑不错,虽然和我没有深交,但谈吐间觉得很耿直。”黄崇辉说。刘琴告诉他,可以先送一些股份给他,让他当法定代表人和总经理,等经营上路赚了钱,再送一些股份给他。
“不仅送股份,还承诺如果我亏了钱,她无条件把股权收回去,不需要我承担损失。”黄崇辉说,“以股权激励挖人才,这是商场惯用手法。我确实有自己出来干的打算,就答应了。”
“我想自己有技术还能拿订单,只要盘过来让我打理,很快就可以上路。”黄崇辉说。随后,刘琴对送股份一事改了口:“送的股份怕你不珍惜,还是拿点钱来买,百分之二十股份,你出20万元。”黄崇辉说,他了解到,该公司注册资本500万元,实缴80万元。自己出20万元占百分之二十股份也不错。
黄崇辉称,当时自己手里没有这么多钱,他又找了个朋友。“我出10万元,朋友出10万元,我帮朋友代持公司股份。”黄崇辉出示了一份股权转让协议给重庆晚报记者看。上面显示,刘琴将其持有公司百分之二十的股份,作价20万元转让给黄崇辉。
“山里娃奋斗20多年,终于成老板了”
据了解,黄崇辉与刘琴的个人版股权转让协议,在8月4日签署。当天黄崇辉就支付了6万元。8月9日双方又签署了一份公司版股权转让协议。8月10日,黄崇辉给刘琴支付了剩余的14万元股权转让款。随后,双方在工商部门办理了法定代表人更换登记手续。
“后来我才知道,办理工商登记的同一天,刘琴将她和女儿剩余的百分之八十股份,转让给了她的姐姐。”黄崇辉说。
就这样,黄崇辉成为公司老板,“虽然只有百分之二十股份,但说好由我来管理。”黄崇辉说,他确实被兴奋冲昏了头脑。整个签字过程,没有任何深思熟虑,更没有严格审核合同,也没有实际考察公司真实情况。
签协议的当晚,黄崇辉破例给老母亲打了电话,让母亲在家弄点好吃的。他要庆祝一下,终于有了属于自己的事业。
“山里娃奋斗20多年,终于成老板了!”黄崇辉说,他老家是湖南省永州市一个偏远山村。“小时候家里穷,学习成绩也不好,早早就进入社会打拼。”黄崇辉说,自己17岁就开始到工地上帮工,修水渠、盖楼房,什么活他都干。2000年来到重庆并接触机械加工。
熟悉他的璧山当地一位机械制造厂老板告诉重庆晚报记者,记忆中,黄崇辉从学徒干起,因为踏实肯干又爱钻研,厂里老技术员都愿意教他,他也一步步成长为厂里骨干。投资这家公司前,黄崇辉在另外一家工厂做总经理,月收入1万多元。
“我成了替罪羊和冤大头”
以上是深圳追债公司:http://www.shenzhenqz.com/archives/4396.html,夫妻俩人刚开业 因欠债被追债只能关门,8月17日,也就是到工商部门办完法定代表人更换登记手续后的第二天,黄崇辉开着他的那辆力帆车,西装革履去上班。“当然也带了工作服,第一天我还是想从一线生产抓起。”黄崇辉说。

深圳要账公司

留言已关闭 请电话咨询:136 9199 0066(微信同号)